• <code id="o2jx2"><sup id="o2jx2"></sup></code>

    <tr id="o2jx2"></tr>
    1. <object id="o2jx2"></object>

      <code id="o2jx2"><sup id="o2jx2"></sup></code>
    2. <thead id="o2jx2"></thead>
    3. 婦產科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孕婦和哺乳期婦女對新冠肺炎疫苗的反應

      作者:MedSci 來源:MedSci梅斯 日期:2021-06-12
      導讀

               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孕婦和哺乳期婦女對新冠肺炎疫苗的反應

              孕婦和哺乳期婦女被排除在最初的新冠肺炎疫苗試驗之外;因此,缺乏指導疫苗決策的數據。截至20211年3月1日,僅在美國,就有超過73,600例感染病例和80例產婦死亡。與未懷孕的婦女相比,孕婦的SARS-CoV-2感染更為嚴重,入院、住ICU和死亡的風險增加。盡管孕婦和哺乳期婦女的風險較高,但任何最初的新冠肺炎(CoronaVirus Disease 19)疫苗試驗都沒有包括在內,盡管第一次疫苗試驗始于2021年2月的孕婦(輝瑞/BioNtech,ClinicalTrials.gov身份識別:nct04754594)。新冠肺炎大流行已經催生了數以百計的疫苗平臺,以對抗SARS-CoV-2。然而,這些平臺中幾乎沒有經過測試或專門為包括孕婦在內的脆弱人群誘導免疫力而設計的。長期以來,孕婦一直被排除在治療和疫苗研究之外,據報道,原因是這一人群5-8歲之間的安全性問題加劇。盡管美國婦產科醫師學會和母胎醫學會鼓勵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將孕婦納入新冠肺炎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因為這一人群的疾病嚴重程度有增加的風險,但缺乏關于疫苗免疫原性的證據,以指導患者決策和提供者咨詢。這兩種疫苗都利用mRNA傳遞SARS-CoV-2刺激物來教育免疫系統,目前尚不清楚這種新的疫苗方法是否會在懷孕期間推動免疫力,以及抗體是否會通過臍帶和母乳有效地傳遞給新生兒。Kathryn J Gray等在Am J Obstet Gynecol雜志發表文章,評價了新冠肺炎基因疫苗在妊娠和哺乳期婦女中的免疫原性和反應性,并與(1)非妊娠對照和(2)孕期自然感染新冠肺炎進行比較。

              131名育齡疫苗接種者(84名懷孕、31名哺乳期和16名未懷孕)在兩個學術醫學中心參加了前瞻性隊列研究。分別在基線、第二次接種、第二次接種后2~6周和Luminex分娩時,測定受試者血清(N=131)和母乳(N=31)中SARS-CoV-2刺突蛋白和RBD IgG、IgA和IgM滴度。分娩時測定臍帶血清(N=10)效價。用ELISA法與自然感染后4~12周的孕婦(N=37)進行效價比較。假病毒中和試驗被用來量化在研究期間分娩的婦女亞群的中和抗體效價。接種后癥狀通過問卷調查進行評估。使用Kruskal-Wallis檢驗和混合效應模型(對多重比較進行校正)來評估各組之間的差異。

              圖1.母體接種疫苗誘導了強大的SARS-CoV-2特異性抗體反應。A-D.小提琴曲線圖顯示了(A)IgG Spike-、(B)IgG RBD-、(C)IgA Spike-和(D)IgA RBD特異性滴度在V0、V1和V2時間點的log10轉換平均熒光強度(MFI),這些滴度分別來自非懷孕生育年齡(藍色)、懷孕(橙色)或哺乳期(紫色)的參與者。從輝瑞/BioNTech獲得BNT 162b2的參與者被描繪成開放的圓圈,而從Modna/NIH獲得mRNA-1273的參與者被描繪為封閉的圓圈。通過重復測量混合效應模型和Postthoc Tukey的多重比較檢驗來評估不同時間點和組之間的差異。*p<0.001,*p<0.0001。E.顯示從未懷孕(藍色)、懷孕(橙色)或哺乳期(紫色)參與者收集的V0、V1和V2時間點上IgG(圓圈:實線)、IgM(開放三角形:虛線)和IgA(正方形:虛線)的log10轉換后的相對尖峰特異性滴度的折線圖。小提琴曲線圖顯示了未懷孕(藍色)、懷孕(橙色)、哺乳期(紫色)和自然感染孕婦(黃色)的IgG和IgM刺激性滴度。從輝瑞/BioNTech獲得BNT 162b2的參與者被描繪成開放的圓圈,而從Modna/NIH獲得mRNA-1273的參與者被描繪為封閉的圓圈。組間差異通過Kruskal-Wallis檢驗和Postthoc Dunn‘s多重比較檢驗進行評估。*與孕婦的自然感染相比,P<0.0001。

              圖2.母體免疫誘導SARS-CoV-2特異性抗體轉移到母乳和臍帶血。A-C.小提琴曲線圖顯示了(A)IgG1、(B)IgA和(C)IgM刺激性母乳滴度在V0、V1和V2時間點的log10轉換平均熒光強度(MFI)。用重復測量混合效應模型評估不同時間點的差異,然后用Postthoc Tukey的多重比較檢驗。從輝瑞/BioNTech獲得BNT 162b2的參與者被描繪成開放的圓圈,而從Modna/NIH獲得mRNA-1273的參與者被描繪為封閉的圓圈。*p<0.001,*p<0.0001。D-E。顯示相對(D)尖峰和(E)RBD特異性母血(M)和臍帶血(C)IgG1滴度的點圖。采用Wilcoxon配對符號秩檢驗進行顯著性檢驗。TR:轉移率。在每個面板的右側,x軸顯示從第二次接種到交付的時間,y軸顯示臍帶血中(D)IgG Spike(紫色)和(E)IgG RBD(綠松石)的log10轉化效價。相關性采用Spearman相關檢驗。采用PBS背景減除法測定校正光密度(OD)為0.0。給出了母血(M)和臍帶血(C)的中和抗體效價(半數抑制量(ID50))。采用Wilcoxon配對符號秩檢驗進行顯著性檢驗。

              孕期和哺乳期疫苗誘導抗體效價與非妊娠婦女相當(孕期5.59[4.68~5.89],哺乳期5.74[5.06~6.22],非孕期5.62[4.77~5.98],p=0.24)。各滴度均顯著高于孕期感染SARS-CoV-2所致的滴度(P<0.0001)。疫苗產生的抗體存在于所有臍帶血和母乳樣本中。臍血中和抗體滴度低于母血,但無統計學意義(母血中位數104.7[61.2~188.2],臍血5 2.3[11.7~69.6],P=0.0 5)。第二劑疫苗(加強劑量)增加了母血和母乳中SARS-CoV-2特異性IgG,但不增加IgA。各組之間的反應性沒有差異。

              綜上所述,新冠肺炎基因疫苗在妊娠和哺乳期婦女中產生了較強的體液免疫應答,其免疫原性和反應性與非妊娠婦女相似。疫苗誘導的免疫反應明顯大于對自然感染的反應。新生兒的免疫轉移是通過胎盤和母乳進行的。

              原文出處:

              Gray, Kathryn J et al. “COVID-19vaccine response in pregnant and lactating women: a cohort study.”American journal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S0002-9378(21)00187-3. 24 Mar. 2021, doi:10.1016/j.ajog.2021.03.023

      分享:

      評論

      我要跟帖
      發表
      回復 小鴨梨
      發表

      copyright©醫學論壇網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復制、轉載或鏡像

      京ICP證12039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198  京ICP備10215607號-1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京)-非經營性-2017-0056
      //站內統計 //百度統計 //谷歌統計 //站長統計
      *我要反饋: 姓    名: 郵    箱:
      亚洲 国产 日韩 在线 一区,亚洲 欧美 日韩 一区,在线 亚洲 欧美 专区看片